adu. 承包抖森美臀

手繪◇文渣

[茨酒]現代設定 起名廢

跌了陰陽師坑,希望產糧能得SSR
能是茨寶最好q

可能也不可能更的文,文筆略渣
可接受繼續
-
1
看着樱花落下,点缀斑驳树影。

三楼高的窗上,有个人撑着腮探向窗外。
探着那株樱红。

学校裏有株古老的樱花树,据说,那树在校园未建成前就立地于此。
还很幸运的又与大江山并行。风顽劣的吹得花瓣落叶飘的远了去。

如果能搆住,会是多少渺小天地在手。
-
「茨木。」友人的声音唤回飘远的思绪,撑着腰俐落转回,裁缝恰到好处地衣物完美呈现,不禁让出声者脑补的一滞。

「怎么了,挚友?」白发晃了满眼——那或许是天生的——不紮也不绑,就让它因为动作而动作。
酒吞会喜欢。他这么想。

「……没事。」视线所及,只有太阳洒在茨木背着的面。光晕刺的让人扎眼。

「下节课就是美术了,挚友想好和谁一组了吗?」抱着课本来到酒吞座位。「若没有合适人选,吾这有几个推荐……」

「不用。」冷冷打断言语,暗自扶额。
想和你一组什么的、怎么对这傻子说的出口。

闻言不由地蹙起眉,垂眸思考着还能如何帮助酒吞,却错过后者直辣盯着的视线。
都快戳出两个洞了。

「同学们上课了,快回位置上坐好。」清铃的嗓音响起,不输钟声丝毫。
美术课老师叫神乐,别看人生的娇小,却是真真实实的大学毕业生,高分考毕师专来到学校当实习教师。

「挚友想到什么便和吾说啊。」临走前不忘叮嘱着,比自己队友还关心。
「得了,你关心关心你自己吧。」不耐地挥了挥手,表示听见。

「上次和同学们提到过,这节课要分组学习,两两一对。有没有未分好的呀?」站在讲桌前朗声说道。「举手我看看。」

四下看了看,发觉举手的只剩自己,不禁怀疑人生,酒吞额上滑下三条粗线。

「老师,吾和挚友还没分组。」正当心里有点小沮丧,后面就传来了平日绕着自己转的声音,不用说,当然得和茨木一组了……。

苍天啊,你待我可真好。

酒吞心里默默开着小花,面上一贯冷漠地说,「既然如此,本大爷就勉强和你一组了。」
「吾能与挚友一组,实在是莫大的荣幸!」相反地,茨木脑上开满了花,堆的有点挡着后面视线。

「那个,茨木同学啊,把花收一收,要上课了。」

评论

热度(3)